辽宁快乐12选五遗漏top|辽宁快乐12前三直选走势图

做得更多:民主黨的貿易戰角色和策略

杜佳   2018-11-13 00:05  

美國中期選舉大局已定。2016年“一敗涂地”的民主黨,這次打了一個不小的翻身仗。目前,民主黨以227個席位控制了聯邦眾議院,共和黨則以51個席位更加牢固地掌控了參議院。

根據美國立法程序,法案先得在眾議院通過,接著在參議院通過,然后兩院版本彌補差距,最后才由總統簽字成為法律。民主黨控制眾議院,這意味著它把持了立法程序的開頭部分,能對川普的共和黨政府形成強大制約。

這是否意味著民主黨將會馬上對川普發動彈劾?畢竟民主黨不少選民兩年來對此可謂翹首以盼。但目前來說并不會,民主黨老牌政客南希·佩洛西已經第一時間發話了,她在接受公共廣播電臺(PBS)采訪時表態:“彈劾不是我們的目標,這事終究是還要等羅伯特·穆勒的調查結果。換言之,這種法治和程序上的事呢,漫長得很。

1

(PBS報道截圖,佩洛西表示,彈劾并不是我們的目標)

那么,這是否意味著民主黨將對川普政府的貿易戰政策有所制約呢?遺憾的是,目前看來,議會的民主黨諸公在貿易政策方面與共和黨的“貿易鷹派”似乎沒有區別。

“代表美國工人階級”

2016年美國大選,川普獲勝,這位號稱要代表美國工人的共和黨候選人,獲得了40%的工會成員的支持,而希拉里獲得了48%的工會成員的支持。自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,這已是工會對共和黨支持率最高的一次,但形勢高下對比尚且如此, 足以說明工會是民主黨一直以來的鐵票倉

2

(美國工會家庭歷次大選對兩黨支持率,可以看出對民主黨的支持率總是高于對共和黨的支持率)

從2010年到現在,美國各大工會將11億美元的會費貢獻給了民主黨的政治活動,貢獻給共和黨和跨黨派組織的只有1000萬。《財富》雜志遂將“有組織的勞工”稱為“民主黨的取款機”。

3

(《財富》:有組織的勞工成了民主黨的取款機)

因此,民主黨一直自稱代表美國工人階級。這個因素讓民主黨在貿易問題上將天然有“保護主義”傾向,盡管這兩年在黨爭中,它常常扮演著批判特朗普的角色。但在后特朗普時代,保護工人階級已極大成政治正確,代表工會這一點讓民主黨能夠熟練地、必然地使用“保護美國工人、工作和產業”的政治宣傳話語。

美國工人是見過好日子的,但那是很久以前了。二戰后的頭30年是全球化和自由貿易大發展的年代。50年代、60年代的美國工人切實享受到了產業全球擴張帶來的收入增長。但是這個過程后來戛然而止,隨之而來的是延續至今的收入停滯和貧富差距加劇。

4

(圖:布魯金斯學會,1981年到2017年真實工資年化增長率波動,可以看出80年代大部分時候甚至跌破了0)

布魯金斯學會指出,考慮到通脹因素,從整體來看,美國人2017年工資收入僅僅比1973年的水平增長了10%,這意味著年化增長率不到0.2%。這點微弱的增長是高收入群體帶動的,有一半的人口收入增長停滯,下層25%的人口收入下跌。勞動生產率增長緩慢,工人收入占國民收入比例減少。

在這些因素影響下,美國的工人階級對全球化的態度,逐漸從支持到懷疑,甚至變成反對。最后這一切都反映在了政治上,也就是代表他們的政黨的貿易政策上。

5

(美國國會網站民主黨主頁貿易政策介紹)

民主黨明確將工人的遭遇歸咎于“不公正的貿易政策”國會網站民主黨主頁上的貿易政策指出,美國工人是世界上最有競爭力的工人,但是現行的貿易政策是有誤的、不公平的,民主黨必須為美國的工人爭取公平的貿易環境。

“年輕氣盛”的南希·佩洛西

從眾議院目前的形勢看,2003年起就一直擔任眾議院民主黨領袖的南希·佩洛西將再次成為眾議院議長。她上次占據這個位置是在2007年初到2011年初,期間因表達對華強硬以及一再借西藏議題在政治上杯葛中國,而為中國媒體和網民所熟知。她也是《時代周刊》今年4月份欽定的2018年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。這個美國女性所擔任的“最有權勢”的民選官職(注:希拉里曾擔任國務卿,但是國務卿職位不是選舉產生),讓佩洛西成為事實上“最有權勢的民主黨人”。

6

圖:(《華盛頓郵報》:南希·佩洛西是擔任“最有權勢”民選官職的美國女性)

佩洛西的父親是托馬斯·壓力山德羅(Thomas D'Alesandro Jr.),也是民主黨的老牌眾議員,所以說佩洛西是根正苗“藍”的民主黨官二代,是資深的鐵桿民主黨。翻遍佩洛西以往的報道,可以看到她是贊成共和黨政府的貿易政策的。

7

(圖:川普簽署行政命令征收關稅現場)

當地時間3月22日,川普宣布將對價值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征收關稅。佩洛西稍后在自己的議員官網上發表評論和聲明。

8

(圖:佩洛西議員網站的聲明)

該聲明稱,中國的貿易手段是“不公正的”,因此美國必須針鋒相對采取“強硬”而又“靈活”的“戰略措施”對抗中國。她對川普的關稅表示支持,稱“一切才是剛剛開始”,川普“應該做得更多”,“為美國的工人和產品而戰”。

聲明還專門提到“中國制造2025”規劃,并把該規劃也列入所謂“不公正”的貿易措施之中。美國政府必須做出“全面的、綜合的”反應。

如果把名字改一下,說這是共和黨對外強硬派馬克·盧比奧發的,或者白宮貿易鷹派、《死于中國》的作者彼得·納瓦羅發的,也不會有任何問題,因為他們幾位的核心論點都高度一致,這套關注美國產業、關心美國工人的話語體系,與共和黨如出一轍。她對川普發動貿易戰的手段也是認同的。

在某些情況下,佩洛西也會對川普貿易戰有所微詞,那是出于黨派利益,反對的是川普對付中國的某些具體手段,但是贊成對抗中國這件事情本身。

當地時間7月10日,第一輪針對340億中國商品的關稅終于落地。7月12日佩洛西接受采訪發表了自己的看法。她說,同川普一樣,她也反對美中貿易過大的貿易逆差,而且反對美國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,因為這“對美國工人不公平”。

她認為川普施加關稅的做法是“不對的”,但這并不是因為川普政府太激進、太強硬,而是做的太少。佩洛西認為美國政府應當使用貿易問題作為“杠桿”,在人權等其他問題上對中國施壓,讓美國所有的產業都受益,而不是機械性的、針尖對麥芒式地增加關稅。

盡管她比川普大6歲,比希拉里大7歲,但在對抗中國這一點上,卻是一貫地更加年輕氣盛。

9

(圖:佩洛西只是不贊成關稅而已)

“藍潮”里的貿易鷹派

民主黨的其他高層,比如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·舒墨(Chuck Schumer),也公開表態支持川普的貿易戰

10

(圖: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墨)

當地時間6月17日,舒墨發表講話對川普發動對華貿易戰表示支持。他說“中國完全就是在占美國的便宜。他們使用網絡盜竊,偷盜我們的知識產權”,而且“如果你去中國,在中國制造產品,就必須把技術和知識產品轉讓出去”。因此川普對中國產品施加關稅是“正確的”。

“占美國便宜”、“盜竊知識產權”、“轉讓技術”,這與共和黨貿易鷹派給中國列出的罪狀如出一轍,一字都不需改動。從這種經濟上的“民族主義”話語來看,川普的粉絲“紅脖子”們老說民主黨是“國際主義者”,實在是有些冤枉。最后舒墨還不忘“提醒”川普,與中國領導人談判時不要“被耍了”。

“中間派”的民主黨人也同樣是這個態度。來自紐約州北部的眾議員安東尼·布林德西(AnthonyBrindisi)同意川普的政策,而且也是一個“貿易保護主義者”。2017年3月,美國媒體稱位于紐約州羅徹斯特瑪麗·貝斯·波普啤酒廠(Mary Beth Popp)從中國購買了釀酒設備。

11

(圖:啤酒廠從中國采購設備遭到立法者批判)

12

(圖:引發爭議的中國產啤酒罐子)

布林德西議員站出來把啤酒廠的“不愛國”行為批判一番,稱這讓他感到“惡心”。羅切斯特隔壁的雪城(Syracuse)就有工廠能生產這種設備,你們為什么要讓外國人賺這個錢?

新墨西哥州的托里斯·斯莫(Torres Small)這次成功當選,她說“有必要對抗中國不公正的貿易手段”以“保護新墨西哥州的工人”。

13

(圖:斯莫的中國政策)

俄亥俄州民主黨參議員謝羅德·布朗(Sherrod Brown)成功當選,然而他也是支持貿易戰的。

今年3月15日,英國《經濟學人》曾指出,美國政府內部正在形成“一股保護主義的勢力”,“由共和黨和民主黨雙方共同組成,產業利益團體提供支持,這很容易想到”。“即使沒有川普也會出現這個結果”,而且這個局面會“超過川普的任期”。英國人哀嘆道,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的好日子怕是不多了。

14

(圖:《經濟學人》,“在美國,傾向于保護主義的政治聯盟或將出現”)

那有沒有反對貿易戰的民主黨呢?還真有,但是運氣不太好。北達科他州盛產大豆,在貿易戰中,豆農受到了不小損失。民主黨參議員海蒂·海特坎普(Heidi Heitkamp)多次公開反對川普的關稅,但是在中期選舉中她敗選了。

15

(圖:NPR采訪中大陸釘子公司視頻,“這里的機器靜悄悄”。)

美國最大的釘子廠是“中大陸釘子公司”,位于密蘇里州。公司從墨西哥進口鋼材,因為川普的鋼鐵關稅而處于破產邊緣。該州民主黨參議員克萊爾·卡斯科爾(Claire McCaskill)將貿易作為自己競選活動的中心議題,多次批判川普的貿易政策,但是她也把席位輸給了“依附于”川普的共和黨人約什·霍利(JoshHawley)。

2018年的中期選舉似乎是一個篩選機制,反對貿易戰的紛紛出局,剩下的自然就是同意貿易戰的。

這就是為什么美國媒體紛紛做出報道,稱民主黨主導的眾議院在貿易戰上會支持川普。

16

(圖:《紐約時報》:民主黨領導的眾議院支持川普的對華貿易戰)

 

拿起“道德勇氣”對抗中國

不過,兩黨貿易政策的具體實施策略還是會有不同側重。雖然都是支持貿易戰,共和黨的川普政府更傾向于單純地糾纏經濟議題,川普對民主黨的意識形態掛帥表現出很多次的不以為然。但民主黨則喜歡將其他議題與經濟議題相捆綁。

3月22日佩洛西的那個聲明,對川普發動貿易戰表示贊同。除了說經濟的部分,作為常把“普世價值”掛在嘴邊的民主黨議員,佩洛西還不忘升華一下,鼓勵川普政府拿起“道德勇氣”對抗中國,貿易問題要管,“人權和西藏問題”也要關心。美國總統在經濟上保護美國工人是遠遠不夠的,還必須成為人權燈塔,不然就會“失去道德權威”。

佩洛西的這種主張是有跡可循的。1980年,中美簽署貿易關系協定,互相賦予最惠國待遇。但是根據美國1974年的貿易法案,中國屬于“非市場經濟國家”,最惠國待遇每年都要審核。90年代初,佩洛西等美國議員提出應該把人權問題和貿易問題捆綁起來,對中國政府施壓。如果中國不照辦,美國應當拒絕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。這就是為什么在今年7月12日的采訪中,佩洛西會說為此問題她已經奮斗了20多年。

17

(圖:7月12日接受CNS采訪內容,“我反對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已二十多年了”。)

民主黨以慣講“政治正確”聞名,作為資深民主黨的佩洛西一向對中國國內政治議題比較關心,比如他曾多次會見西藏“流亡人士”,2017年還帶著美國國會議員代表團訪問了達蘭薩拉。

11月5日,《福布斯》發表文章,標題是“親愛的中國政府,民主黨不會挽救你”。作者是個印度人,文章再次援引了佩洛西的那些主張:美國必須采取強硬,對付中國的不公平貿易,川普政府必須做更多事情來為美國工人而戰。

18

(《福布斯》報道截圖)

說起來,即使川普本人曾經也是支持民主黨的,與克林頓和希拉里談笑風生。他曾在電視采訪中公開表示,其實民主黨的理念更加適合他。

19

(上圖:川普2004年接受CNN采訪:在很多方面我更加認同民主黨。下圖:2015年7月,CNN又把這個話題炒作了一番)

川普身邊的貿易鷹派顧問、大名鼎鼎的彼得·納瓦羅也曾經是民主黨,曾經以民主黨身份4次競選公職。

所以,如果共和黨政府與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,將來竟然一唱一和,共同對中國施加更多的關稅、附加更多政治條件,我們千萬不要感到驚訝。

本文為獨家網原創文章,轉載請注明出處(www.dnjgh.tw)。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。
責任編輯:馬新齋 關鍵詞: 美國中期選舉 民主黨 共和黨 貿易戰

相關閱讀

發表評論



返回頂部
辽宁快乐12选五遗漏top 济州岛娱乐场小伊 六合图库官方网站 3d组三组六全投注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 做健身预售赚钱么 赛马会提供6肖中特 黑龙江快乐10分微信群 白山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江西多乐彩彩彩乐 大发国际娱乐城888